主页 > 分享新闻 >带球棒进加护病房 医师吓得不敢行医 >

带球棒进加护病房 医师吓得不敢行医

分享新闻 2020-07-08

近来一连串病患及家属对医护人员的脱序行为,已经直接冲击到国内重症医护系统生态,以往至少还有六、七十人报考的重症专科医师考试,今年竟然只剩下38个「不怕死」的準医师们报名,以往门禁森严的加护病房,竟有家属带着球棒进去,準备找医师麻烦,让早己捉襟见肘的人力短缺问题雪上加霜。

困境一:责任制压力重

台湾胸腔暨重症加护医学会发言人,同时也是台大医院胸腔内科的古世基医师说,加护病房的专责医师对病人负有完全责任,只要病人还住在加护病房内,医师除非出国或请假,24小时都须时时待命。由于重症病人状况複杂、病情瞬息万变,医师随时处在精神紧绷状态,当病情有变化就得紧急处理,犹如跟死神拔河,难得好好吃一顿饭,或好好睡一觉,即使是医院加护病房主任,轮值时,半夜三更还是得冲到医院协助急救。

古世基表示,国内各大医院加护病房重症医师平均年龄逐渐升高,根据学会统计,医师平均年龄46岁,体力逐渐难以负荷;即使是有住院医师值班的医学中心,仍然有年过50多岁的主治医师需要下来值第一线班,更有甚者,区域医院还有60多岁的主治医师值第一线班,人力相当吃紧。

困境二:医纠医病冲突多

加护病房患者状况多,常常前一刻还呼吸稳定,下一秒就呼吸衰竭;前一分钟还可以举手打招呼,下一钟头就因为心脏衰竭要急救;家属来探望时,常常会觉得早上还好好的,怎幺下午就昏迷不省人事;或是突然大咳血、突然休克等,这些时常是疾病病程所致,但变化太快,家属一时无法接受,容易对医师恶言相向、投诉甚至提告。

当面临病人病情好转要转出加护病房时,家属大多都很担心转出得不到较好的医疗照护,希望病人继续留住加护病房,但却会造成急需入住的重症病患进不来,增加医疗纠纷的风险。

困境三:肢体言语暴力威胁

尤有甚者,古世基也语多无奈的指出,医疗职场的暴力行为也让重症医师相当害怕。曾有一名医师把肺炎併发呼吸衰竭的病患成功拔管,病情稳定下要转出加护病房,病患家属却是对医师咆哮,质问「为什幺要转出去?」并且以言语羞辱医师;还有家属私藏棒球棍进入加护病房威胁医护人员。

困境四:健保给付不足政策又未加持

健保给付偏低,目前加护病房病房费是2852元,加上医师诊察费897元和护理费4277元,总共8026元,约是香港1/10与新加坡的1/3。加护病房每两床要有1位护理师,每10床要有1名专责医师,人力成本高,导致加护病房是医院内成本最重但健保给付相对偏低的单位,平均亏损二到三成。

对照重大灾情与疫情,如SARS、八仙尘爆和流感重症疫情等,加护病房医护团队无役不与,但住院医师看到重症医师这样的生活型态和工作环境,根本不愿意投入重症医疗。

带球棒进加护病房 医师吓得不敢行医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