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分享新闻 >尊重自己的胃袋健吾 >

尊重自己的胃袋健吾

分享新闻 2020-07-04
在香港,很多人都在写一些关于饮食的资讯。因为,这是最受欢迎的网路资讯。做网路编辑的朋友都对我说,健吾在做的事情,如写日本的旅游资讯,日本饮食资讯,以至是情爱、关係等等的课题,都是网路中受欢迎的内容。

因为,在社交网路的世界,除了依靠拉动仇恨(如甚幺恶人恶事、抵死短片、争执吵架)的内容,以香港人「看人折堕最高兴,睇人仆街最开心」的心态作药引从而捕获点击率外,真的要製造一下内容,饮食、旅游和情爱,都是不死的三大山头。

当初,互联网出现的时候,有些学者好心的相信,这个世界会更大同、更有趣。他们以为,人接触更多不同的资讯(如即时可以看到地球某个角落的大选情况,某个地方的学者演讲)之后,人会变得更聪明、更多元、更接受不同的事情。但很可惜,网路出现,更体现「劣币驱逐良币」的力量是何等的厉害。好吃的东西,在香港真的有很多吗?香港舖租贵,食物单价,大概一半去了店舖的租金。以前都有学生帮忙为日本的品牌开支店,日本的营运商都会说,哇靠你们香港的地产商也赚太多了吧?我都很想和学生回他一句:「对,就是这样子。」

结果,你发现在香港,小店愈来愈少,坚持做好吃东西的人,大多会蚀钱收场。要不就延绵慎密的做事,变得有名后,就难以营生。业主加租,店主就大多会牺牲食物质素,才可以生存下去。剩下的,就只有徒具虚名的空壳。

所以,当我决定要写一些关于饮食的文字之时,我都会跟大家说,食物质素真的可升可跌。因为,人会变,月会圆。但如果我的名声押上店家,我倒会真的多吃几次,我才可以介绍。前纽约时报的餐厅评论员露丝赖舒尔曾在她的书《千面美食家:一个美食评论家的乔装秘密生活》(Garlic and Sapphires:The secret life of a critic in disguise)写过,当她决定去《纽约时报》写餐厅专栏的时候,她就已被起底,被打听,再进一步有人向她交涉,问她可不可以被疏通。英语世界专业的评论人,就评论事情的时候,就一定不可以被疏通,才会有影响力。这样的腰骨,当然是纽时用了天价买起她的「专业」,才会令她可以挺起胸膛向想收买她的人说不。而露丝在书中表明,一家餐厅的评分,需要至少吃三次,才可以介绍的。

在香港,我介绍的食店,大多是我真的吃过三次以上,我才写的。

我为某家大品牌的旅游书写的几页,听说已收了他们製作一整本书可提供的成本,而我也只是介绍了十家店左右。因为那些店,我是真的吃了三次以上,我才介绍的。同时,我也会在去日本的时候,很定期的去重访一下店家,看看他们的水準有没有下调。

大家记得这家店吗?

尊重自己的胃袋健吾

我吃的时候,是很妥当的。后来有一段时间,她竟然出三文鱼鱼生给港客和台客!这种「转变」,我也在面书中有写出来。

所以,你可以想像,我去一次日本,要找新欢,要见旧爱,究竟我一天要吃几多餐?

我不能理解的是,究竟一个人,为甚幺可以对着连锁快餐店的所谓火锅料说「新鲜」?come on,你怎幺可能相信那些快餐店不会给你雪藏货?看着那些被朱古力味道完全盖过的所谓咖啡,你真的认为那些咖啡味道仍会存在吗?吃着一份只有辣椒和味精水浸的甚幺海鲜锅,它可以有多「好吃」?

香港人捧红了一些所谓「劣食好西KOL」,满足的,都是口袋深度有限,但又想寻点味觉安慰的人,我对这些资讯,没甚幺意见的。毕竟,现在在香港,人人生活都苦,人人都想有点安慰。而且,连锁快餐店也不一定有罪。至少,他提供的食物,安全而价钱相宜,他有他应该存在的价值。但我不会觉得,睁着眼,对着不可能是「新鲜」的东西说新鲜,不会特别好吃的东西叫「好吃」,是一种尊重自己的行为。

食物吃下去,长肉在腰间。要减肥,很痛苦的。现在的我,会觉得尊重一下自己的胃袋,是应份的事。而如果有人要跟着我的步伐找食物,我会说,谢谢你们相信我的舌头。但这些清单,都是我逐家逐家店吃回来,写出去的。那些都是我给我认为尊重自己及尊重努力的读者们的心血……而已。

尊重自己的胃袋健吾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