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北生活 >2007年动工至今未竣工‧沙亚南医院建费涨近亿 >

2007年动工至今未竣工‧沙亚南医院建费涨近亿

J北生活 2020-08-08
2007年动工至今未竣工‧沙亚南医院建费涨近亿(雪兰莪‧沙亚南7日讯)众多病黎引颈长盼的沙亚南医院,在民众千盼万盼下,至今仍处于工程暂停的窘境中。于2007年年杪动工,以及原订于去年11月竣工的沙亚南医院,如今不但面对工程严重延误的问题,同时也面对建费从原订的4亿8260令吉剧增至5亿6000万令吉左右的问题,引起民众的关注与抨击。设于沙亚南7区的沙亚南医院为一所拥有300张病床的大型综合医院,如果承包商按时完工,该医院目前已可启用,并造福人群。无望今年竣工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兼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潘俭伟披露,工程部早前是直接把总值4亿8260万令吉的沙亚南医院建筑工程颁给阳光舰队私人有限公司(Sunshine Fleet Sdn Bhd),但这主要承包商取得工程合约后,却以4亿5123万令吉的价格,把这项工程的合约转手给另一家承包商――益思友达(马)有限公司(Isyoda (M)Sdn Bhd)。过后,二手承包商益思友达还答应以分期付款方式,把为数4623万令吉的“佣金”转到主要承包商的执行主席的个人名下。换句话说,主要承包商阳光舰队在转手的过程中就赚得高达3100万令吉的利润,再加上二手承包商无条件付予的4623万令吉“佣金”,主要承包商在未付出任何劳力的情况下即赚得总共7760万令吉的收入。不过,在兴建医院工程展开的过程中,主要承包商不知何故停止付款给益思友达,结果,后者随着暂停工程,并演变成主要承包商和二手承包商互相起诉的局面。2009年5月,主要承包商阳光舰队终止了益思友达为二手承包商的地位。较后,阳光舰队邀请另一家承包商,即GM健保有限公司(GM Healthcare Sdn Bhd)于去年2月接手这项工程,不过,GM健保过后也同样面对被拖欠款项的问题,并宣布退出这项兴建计划。随着GM健保退出承建沙亚南医院的计划后,有关工地的工程变得毫无进展。工程部在舆论压力下,终在去年9月3日终止了与主要承包商阳光舰队的合约。此外,在二手承包商被撤换期间,沙亚南医院的原订竣工日期,一度从被展延至今年6月25日,不过,随着工程部于去年9月3日终止主要承包商的合约,该医院将无望在今年落成。潘俭伟:发包工程方式欠透明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兼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潘俭伟披露,按照原订计划,拥有300张病床的沙亚南医院的建筑费用理应介于“3亿令吉”左右,但当中各种不合理程序却导致沙亚南医院的建筑成本剧涨近一倍。“工程部直接把工程发给他们‘属意’的承包商,且开出比3亿令吉多出1亿8000令吉的建筑费。”他说,工程部终止主要承包商的合约时,工程只完成了将近26%,而政府当时已缴付了大约1亿3000万令吉的费用,因此,按理来说,政府只需再付出约3亿5000万令吉的费用即可。”应惩不能完工承包商“不过,工程部终止主要承包商的合约后,曾于去年年杪针对这项工程对外招标,我听说,当时有五六家公司参与投标活动,以接手沙亚南医院剩下的工程,但他们释出的投标价,最低的价码是4亿3000万令吉,而这个价码远比3亿5000万令吉多。” 他解释说,如果工程部决定与投票价为4亿3000万令吉的商家签约,那幺,在加上政府之前已缴付的1亿3000万令吉,有关医院的建筑成本将飙涨至5亿6000万左右,这比原本只需的3亿令吉高出了将近一倍。“这也是另一种浪费公帑的形式,其实,大马已不是首次面对政府医院工程出问题的状况,之前也曾有其他医院面对类似状况。”他认为,国阵政府应该摒弃有欠透明的发包工程的方式。“政府应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把政府工程发包出去,而勿直接把工程发给朋党公司,唯有这样,才能确保一切透明,以及效果良好。”他以沙亚南医院为例说,主要承包商第二次委任的二手承包商GM早前曾向工程局建议,指他们可以接手完成接下来的工程,并可以给予建费折扣,但工程局却一意孤行重新招标。“我不明白政府为何还要作出不必要的花费,其实,政府应该惩罚不能完工的承包商。”2承包商互诉追讨款项沙亚南医院的第一手主要承包商――阳光舰队公司先后“招聘”的2家二手承包商,过后都“调转鎗头”对準阳光舰队,并先后入稟法庭互相起诉以追讨款项,而这一连串的诉讼事件也间接导致沙亚南医院的建筑工程数度延后。此外,当潘俭伟于去年6月23日揭露沙亚南医院的工程被延误时,工程部部长沙兹曼竟称,截至去年6月15日,工程进度为25.3%,只比原定的25.4%慢了3天,因此,那不算是大问题。沙兹曼当时还说,工程部已根据有关工程进度,通过29次付款的方式,把总计1亿2250万令吉的款项付给承包商。不过,在沙兹曼回应潘俭伟的问题3个月后,工程部就终止了主要承包商的合约。缺医院累妇女延误开刀须切趾沙亚南医院工程一再延误,受苦的是迫切需要医疗设备的广大民众。回教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披露,如果沙亚南医院如时完工,那幺,一名来自沙亚南区的马来妇女或许就不会面对手术时间被延误的问题。“马来妇女诺丽达当时是因病而急需切除一根脚趾,但她被送到巴生医院时,却因为该医院手术室不足,以致她动手术的时间一再被延迟,结果,她最终被迫切除3根脚趾。”他说,诺丽达动手术后,又因为病房爆满,而在住院3天后被要求出院。出院后的诺丽达因无法好好照顾自己,导致手术的伤口处溃烂至小腿。“结果,她被送到离住家老远的沙登医院,再次动手术切除小腿溃烂的肌肉。如果沙亚南医院早早完工,以后类似诺丽达的案件就可以减少了。”‧2011.03.07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