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北生活 >苏贞昌、陈菊、吴乃仁输掉劳退基金三千亿? >

苏贞昌、陈菊、吴乃仁输掉劳退基金三千亿?

J北生活 2020-08-01

假借转型正义污衊军公教;原来是想要掩饰这个超级的难堪!?原来,我们的退休基金,是被这样搞丢,损失了3000亿元。竟然没人鞑伐,没有赔偿,没有道歉,没人负责!今天,媒体反而污衊退休军公教,将来会吃垮国家?

苏贞昌、陈菊、吴乃仁输掉劳退基金三千亿?

恶搞四大基金 每年上千亿亏损

  台湾人民的政治立场,蓝绿壁垒分明,这是政客刻意操弄下的对立。多年追查四大基金贪污的过程中,我发现过去崇拜的许多政治明星,摘掉面具后,一样是獐头鼠目的模样!

  最近,我找到的一份台北市议会的质询纪录,更让我相信,政党只是拐选票的诈骗集团!

  民国99年4月2日,台北市政府的财政建设部门接受市议员质询时,林瑞图语出惊人的说:「陈水扁主政时单单97年四大基金不包含国安基金,护盘总共损失1,567亿元。上次在民政部门质询时询问人事处处长,退抚基金的部分就损失339亿元,也询问劳工局长,劳退基金、劳保基金加起来也亏损了547亿元。」

吴乃仁夜宴笙歌  劳退三千亿输光

苏贞昌、陈菊、吴乃仁输掉劳退基金三千亿?

  林瑞图又说:「这些都是中央单位的事情,我为什幺要询问,就是因为现在苏贞昌要来参选台北市市长,苏贞昌当过行政院院长,当初他叫陈菊拿劳退基金4,500亿元拨给吴乃仁,交给他的乾儿子太平洋证券总经理何志强,输了三千三百多亿元,最后只剩下一千一百多亿元,这是私相授受、中饱私囊。」

  在我接触的证券界中,太平洋证券与吴乃仁的关係之密切是无庸置疑的,几位亲市场派的太证员工三不五时就和吴乃仁夜宴笙歌──「乃公!乃公!」叫得让人起鸡皮疙瘩。他们在杯觥交错之际,原来是干着出卖劳工的勾当!

  或许,林瑞图的一席话是为斗争当时有意想要竞选北市长的苏贞昌,所以说过后,也就没再继续追查下去──追太证到底是买了什幺股票,可以将代操的劳退基金四千五百亿亏掉七成!

邱义仁以国安 阻四大基金公开

  买过基金的投资朋友都知道,纵使基金经理人绩效亏损,也会让你知道买了什幺股票;只有四大基金代操老百姓的血汗钱,从不用对人民报告买卖明细,只告诉你输了多少钱!

  四大基金到底买什幺股票,什幺天大的理由不能说?

  97年1月,阿扁执政的最后一年,行政院副院长邱义仁以「将影响市场秩序、损害劳工权益、增加国库负担」阻挡了国民党提案,要求「政府四大基金进出股市,应比照三大法人按日依会计法第21及第23条规定,公布投资标的!」
国民党提案要求公布四大基金买卖明细?千万不要以为国民党是好人,他们只是知道拿到这笔钱的代操官员必A无疑,提个案来斗争民进党而已。

四大基金A钱  国民党不敢公布

  换马英九当权了,98年4月23日,由十一个民间团体组成的「透明政府行动联盟」在律师公会秘书长高涌诚的主持下,质疑马政府黑箱作业,四大基金应公开投资明细。

  为什幺不能公开?台谚云:「瞒者瞒不识,识者不能瞒也!」因为四大基金收黑钱买了太多的主力炒作、高档出货的股票,被人民知道怎得了!就像我92年曾经手贿款80万元送给劳退基金,买古董张炒作的华丰股票;四大基金的操盘者连这种喝汤小钱都来者不拒了,何况是像吴乃仁拨给太证的几千亿劳退肥肉!

  台湾人也许真该对立,但是不是蓝绿,而是人民与统治者的对立;因为从未有一个自诩民主的国家,敢像台湾政府这样厚颜无耻的贪赃穷人钱!

苏贞昌、陈菊、吴乃仁输掉劳退基金三千亿?

  (92年1月27日我送80万元给劳退基金换华丰400张) 

 着作人/任茶凉 宁玛汝巴 卧底小蔡/原文刊于Yahoo 部落,2013年7月搬迁于此,至今2018/6/23本篇于新站已累计963,190点阅)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