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北生活 >尊重自闭症,思维不同才能改变世界 >

尊重自闭症,思维不同才能改变世界

J北生活 2020-07-04

获奖无数的纪录片《筑巢人》于年初甫上映,旋即受到观众与艺文界的热烈迴响,片中呈现了自闭症者与父亲生活片段。这并非导演沈可尚首次拍摄自闭症(Autism)题材,在此之前,沈可尚亦曾执导《遥远星球的孩子》,希望透过影片介绍,让更多人能对自闭症者有更多理解。

根据统计,每一百五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位有自闭症。这意味着我们身边都有自闭症者,却可能从未试图了解何谓自闭症。几世纪以前,自闭症者被认为是空有躯体没有灵魂的人,直到上个世纪,才有了Autism这个名词,Autism取自希腊文中的自己,形容他们会以自我为中心,抵抗外界所有干扰;一般人能自然而然就学会如何与他人互动,对自闭症者来说这却是一件困难的课题,世人更因而加以误解自闭症,以为这起因于脑部缺陷或是精神疾病。

事实上,自闭症不是精神疾病,而是天生大脑掌管感受他人的神经元不活跃所造成的广泛性发展障碍。然而,这并不表示自闭症者不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相反地,不同于一般人思考方式,正是他们的潜能所在。

「假如把自闭症者的基因从人类文明中除掉,我们现在可能还停留在史前穴居时代。」说这段话的,是《星星的孩子》一书作者Temple Grandin,作为一名自闭症者,她告诉我们,世界需要的正是更多不同思维的人。

世界需要更多不同思维的人

Grandin提到做出第一把石茅的,就是自闭症者。当别人围着营火忙着交际的时候,自闭症者却在一旁凿石研究。此外,如果没有他们,硅谷就不会存在、能源危机也无法解决。

自闭症者拥有专注细节的独特思考模式,譬如以图像思考的人,大脑运作方式就像用Google搜寻图片,只要输入关键字,脑海便会浮现出许多相关图片。

Grandin便是以图像进行思考的人,这种模式有助她成为一名顶尖的畜牧专家,因为她了解靠感官思考的动物和人类有所不同。动物藉由气味来分辨敌友的蹤迹,并判断出对方的意图,进而考量自身的安全。因此,动物能从观察图像、声音、气味这些细节,将看似不相干的事物组织成讯息。

但对人类来说,正常的脑子会在无意间忽略掉细节。「若你要建造一座桥,细节是很重要的,若你忽视细节,桥就会垮掉。」此外,Grandin更认为许多自闭症者的独特思考使他们拥有过人的记忆与对艺术的天赋,我们的社会应该给他们发挥所长的舞台。

仅有少数的自闭症者得到发展天赋的机会

乍听之下,我们可能以为自闭症者就像爱因斯坦、莫札特、梵谷,或者电影《雨人》中那名拥有过人记忆与数字能力的天才。然而,光从媒体或电影接收片面讯息,反而会造成我们对自闭症者的另一层误解;事实上,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自闭症者有所谓「学者症候群」。

大多数的自闭症者都得面临现实一波波的残酷考验,就连上述的学者症天才也是如此,许多人不仅无法自理生活,环境较差的,甚至会因而失去了智力和语言发展的机会,导致他们生活变得更加封闭,从此失去表达自我、领会他人、模仿学习、与产生与他人共鸣的诸多本能。

学者Ami Klin认为如果能早先一步诊断出自闭症的症状,或许能够帮助当事人和他们的家庭做出更好的规划。

直到现今,医界还是无法确切证实形成自闭症的主因为何,然而,许多调查都显示,自闭症者在孩童时期便有一些不一样的徵兆显现。因此,如果「人脑在三岁以前有较大的可塑性」的说法确有其事,那幺,这项诊断将可能是改变自闭症者未来的契机。

自闭症者并非从未关注他人

我们都知道,看着别人眼睛沟通有助于接收更多讯息,其实人类小时候就能自行领悟这个道理。初生的婴儿不只喜欢看人,甚至还会猛盯对方眼睛瞧,他们了解眼睛是感受他人经验的最佳途径。Klin团队的研究便从这个面向着手进行,他们试图追蹤新生儿眼球所看见的事物,好证实是否一般人与自闭症者在婴儿时期所关注的事物已有所不同。

尊重自闭症,思维不同才能改变世界

研究指出,当人们在旋转门前大声争执时,一般的孩子关注的是发生争执的人们,自闭症的孩子反倒会专心看着开开关关的旋转门。Klin怀疑是否一生下来,自闭症者就是如此,因此,研究团队以许多孩子作为研究样本,阶段性定期测试了这两种孩子盯着人眼看的百分比。

尊重自闭症,思维不同才能改变世界

图表中的蓝色代表一般孩子,橘色则代表自闭症的孩子,很明显地,在最一开始时,两条线其实差不多,表示两者都有追寻他人的本能,然而橘色曲线的百分比会随着时间持续下降。持续下降的结果可想而知,意味着自闭症者会越来越不与人接触,错失掉许多发展机会。

世界不友善的目光仍然存在

其实,自闭症者需要的不是治疗或矫正,他们真正需要的,是这个世界对他们独特思维的重视。他们也并非全然无法理解他人,许多缺乏社交能力的自闭症者,都能与亲密的人维持良好关係,这就表示只要维持一定的接触与外界刺激,他们都有发展独特潜力的可能。

话说回来,就算没有过人的天赋那又如何?然而,对自闭症者而言,难以预测的不只是未来的生活,还有来自外界猜忌的眼光,使得许多自闭症者和家庭仍得承受日复一日巨大的压力,显然这个世界还是不够友善。

那幺,继续抱持偏见,或不断误解而不试图理解的我们,是否才是那无法同理他人的封闭者?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