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北生活 >你好,我是林佳龙,想要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From Con >

你好,我是林佳龙,想要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From Con

J北生活 2020-06-18

前言:

一路深耕政治学和管理学的林佳龙,在被问到政治学理论如何实践在城市治理上时,他滔滔不绝的神情,我们彷彿看到那位从小当班长、长大参加学生运动的「带头仔」,是如何热切地希望将他过去所学与在地经验结合,并应用于城市治理。

比起一般的访谈,林佳龙更像是应徵工作般的口吻来向我们说明,因此,我们尝试还原当时如同应徵面谈般的情境,以「第一人称」角度撰写,希望让读者更完整理解这位城市与政治专业经理人,是如何看待他自己、如何看待政治学和管理学,以及如何看待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台中。

   

我是林佳龙,现任台中市长,也是一个在这座城市生活十四年的新台中人。耶鲁大学政治学博士、人文哲学系硕士,台湾大学政治研究所毕业;我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人,在过去台湾传统农村社会「集中资源、教育长子」的旧思维下,让身为长子的我有幸一路追求政治管理专业。

如果你跟我一样,认为良好的政治管理初衷,就是透过一个人和一群人、一群人和另一群人之间真诚地分享和交流理念,并团结起来实现共同的愿景;那幺相信你也会认为「政治」不该是时下对权谋手段的「形容词」,而该是政府、人民、城市之间互动的「专有词」,是一段持续在参与、演进的状态。

过去几年,有一群人由梦想到行动,集体改变、实践了他们心中的台中;正如先前常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这群人其实就是台中这座城市的灵魂。我何其有幸,能与这群人一同实践对这座城市的美好理念。

你好,我是林佳龙,想要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From Con Photo Credit : TNL Brand Studio
我是林佳龙,我诚挚地以政治管理专业,向台中市民应徵市长这份职务。

Connecting to Connector 从连结,到成为连结者

孩子王、班长、学生运动,很多人对我的印象是个「带头仔」,比起这个定位,「做服务」的角色可能会更接近做这些事情的真实缘由;而缘由很简单,就是「把没人愿意做的事扛起来做,并为它负责」,并号召同学、友人一起响应。这是自诩为理想主义者的坚持与带头向前冲吗?

我想,这用「连结」来形容会更加深刻与贴切。我曾经在着作《城市行动派》中说,行动派代表连结一群有行动力、敢于实践梦想的人,并共同为推动一个城市改变而努力。

因此对于行动派者来说,「连结」是让一群拥有共同愿景的人,透过一起实践、构筑对城市的梦想,持续引领到大家想去的地方,并吸引更多有志者共同投入,直到抵达圆梦目标。在这段共同行走的路上,不仅构成了连结,也塑造了连结者。

也因单调又固执地保持在政治管理轨道,从台大政治所后又攻读耶鲁政治学博士,其后也进入联合国工作,并曾经在日本、中国大陆等地指导大型研究;再加上中央部会、立委等历练,这才赫然发现,这些经验也将我「连结」到更高的视角,成为能够「见树又见林」的城市与政治专业经理人。

如果人与文化是形塑一座城市的灵魂,那幺,我们是否该对人琢磨地更深一点?十四年的台中经验对老台中人们算不上甚幺,但这让我稍微地连结到在地的样貌;而成为台中人,对台中市、台中人、台中的林佳龙都琢磨得更深一点,也在市政上连结得更深更远一点。

你好,我是林佳龙,想要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From Con
从小就是个带头仔,但期许自己是做服务的人,更是个连结者。

没错,这也是我 ─固执与单调的林佳龙

2005年,第一次参选台中市长落选后,我带着妻子婉如与两位当时还未满五岁的孩子全家搬到台中,从此成为台中市民。很多人都知道,从2005年到2012年当选台中选区立委委员前,这中间有长达七年时间,我并没有在台中担任过任何地方公职职位。

那麽,为何当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美国众议院前议长Tip O'Neill曾说:「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 (All politics is local)。」做为学者从政,自认具备宏观思考训练,但政治永远离不开人;虽然当时在中央从政的训练已有一定程度,但如果要继续关怀政治,并从「研究」政治的视角进阶到「参与」政治、「改变」政治,我知道自己必须有更多的社会基础。

因此我选择了台中,而台中她也接纳了我。

这段向台中学习的日子,不仅吸收许多养分,也让我顺利接地气。她让我在看政治议题时,可以从一个跟民众共同呼吸生活的市民视角,去体会社会存在的各种议题,并结合学者和中央政务官的视角,快速提出解决对策。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长年是单调的西装打扮,从小就只穿着裁缝师爸爸用剩布裁成的小西装;踏上政治管理之路后,不论是四年当市长抑或十年当市民,自己性格中的「单调」与「固执」也都继续帮我一把。
 

──固执与单调
贾伯斯的黑上衣、祖克伯的灰色T恤,显得单调,也显得他们的固执,却也成为他们的特色:
固执可以在行动上找到出口,或许就是坚持;
单调可以在事物中发挥色彩,或许就是一致。

 

你好,我是林佳龙,想要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From Con
固执与单调,放对地方或许就能成为坚持与一致。

我是城市与政治的专业经理人

专业经理人是企业用词,然而,政治、城市,不需要吗?在美国的求学经验,与后来从中央、立委、地方的历练,让我成为城市与政治的专业经理人。

在耶鲁大学期间,跟随民主化的大师胡安·林兹(Juan.J.Linz)进行研究。在那段人生中最精彩的七年求学时光里,特别着迷于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开国元勋们(the Founding Fathers)的思想;其中,最心仪的政治家,就是美国独立宣言起草者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他担任美国总统期间,适逢当时美国国会要建造国会山庄,因此对外公开徵求设计图。因为他不只是政治家,同时也是建筑师,于是匿名投件;虽然最后获得第二名,但还是落选了。

明明当时他是总统,大可按照自己想法去左右国会山庄的设计;但这可是美国民主重要象徵,杰佛逊宁愿匿名投件,也不愿意违背民主精神。此外,与亦敌亦友、同样起草独立宣言的亚当斯(John Adams),都是在最黑暗也最光明的时代,立志为大家寻求新出路的伟大人物。

自己身为学运世代,躬逢其盛见证了台湾民主化转型的关键时刻。量变会产生质变,时代也一样;当能量聚集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化学效应,有好的领导者将能量带往更好的方向,就能让社会更美好。因此,我一直在思考,「良善的政治」是可能的吗?

如前面所前,政治不是一个形容心机权谋的形容词,它一点都不龌龊,政治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係,它无所不在;而城市之所以兴起,正是因为人类想要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而人,即是公民必须拥有自主性,才能让这段政治成为一段美好的关係,这个参与及演进的过程就是「赋权」。做为城市与政治的专业经理人,我的核心理念就是:
 

──城市与政治的专业经理人
打造一段城市、治理、人之间互动更美好的关係。

 

你好,我是林佳龙,想要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From Con
比起企业,一座城市、一个社会更需要专业经理人。

上份工作中,我最好的与最需改善的是甚幺

应徵台中市长这份职位,我期许自己不只是「回应」民意,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透过蹲点台中十年而整理出来的「知识系统」,以一个主题且整体性的规画,连结这座城市的多元发展。

30年前学运世代的我,深知目前青年面对社会转型的关怀和忧心。为了让游子可以安心在台中工作、生活,台中市政府启动「摘星青年、筑梦台中」创业基地进驻计画;也以地方创生概念,针对旧城区推动「中区再生、文化重生」计画,并透过整治柳川、绿川,带动周边发展。

柳、绿川自然与人文互动的概念,也流入了即将登场的2018年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我们不希望只追求展览的盛大与否,而是从「如何促进城市发展」的思维来设计展览。在这过程中,我们发现台湾从海平面到3886公尺的雪山主峰都在台中,而台中大甲溪约100公里长的流域,也产出非常丰富、多样的生物。

这也让台中花博融入了石虎生态保育、后里马场文化保存等议题,也将「生物多样性」定调为展览核心,从中延伸出生产、生态以及生活等面向。台中花博不採用传统标案个别发包的模式,而是以「策展人」为中心去构筑各展区的呈现方式。

而这样的构筑,就是一种「连结共好,Here to Connect」,也就是这座城市的定位,连结着不同的面向,不只有台湾的南北货在台中交会,城市美学、饮食、文化也都因为交会于此,而激荡出许多创新。湿地是海洋与土地交界所产生,而创新也来自跨域、跨业,台中作为台湾南北的交界点,她的生物多样性、文化多样性孕育了丰富的创新文化。


连结,正是台中的特色,她串联南部与北部、过去与未来、在地与国际。身处台湾民主转型的关键阶段、身为南北交会的台中市民,我期望可以透过「良善的政治」理念,让自己不只「回应」民意,也能用自己在台大参加学生运动、在美国求学、在联合国工作、在台中居住所孕育出来的知识系统,与大家一起「引领」台中这座城市的发展。

谢谢你的耐心阅读,我是林佳龙,我想要再次向你们争取台中市长这份工作。

你好,我是林佳龙,想要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From Con
城市行动派,台中市长职务的应徵者,林佳龙。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