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品生活 >【铿锵玫瑰四之二】殴打侮辱软禁逼妻供养社工吁受害者揭家暴恶行 >

【铿锵玫瑰四之二】殴打侮辱软禁逼妻供养社工吁受害者揭家暴恶行

F品生活 2020-06-13
【铿锵玫瑰四之二】殴打侮辱软禁逼妻供养社工吁受害者揭家暴恶行联合国将今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定为“职场瞬息万变,需赋权女性:到2030年,实现男女平等”,以加速实现“2030议程”,其中关键目标是到2030年时,世界各地将消除对妇女和女童的歧视,还有消除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行为,包括贩卖,性剥削和其他形式的剥削等。由此可见,女性被施暴是现今社会不能忽视的问题,其中,家庭暴力更是我国许多妇女面对着的痛苦泥沼,却因为传统社会价值观和家庭影响,而陷入个人迷思,难以摆脱家暴的恶性循环。除了受害者亲自举报,受害者身边的亲友和社区邻居应提高对家暴罪案的警觉,主动援助,将有助于杜绝家暴罪案。家庭暴力是家庭中的某个成员对某个成员施予的暴力行为,例如掌掴、拳打脚踢、扼喉、把对方的头撞向墙壁、强迫性行为、控制对方的行动、威胁或恐吓要伤害对方、做出或说出令对方感到愚蠢和无价值感的行为和语言,或是破坏物业使对方感到困扰等。家暴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其中,又以男性向女性和儿童施暴的案例居多。不沟通不关心形成冷暴力非政府和非营利组织槟城妇女醒觉中心长期协助许多遭到家暴的妇女和儿童。社工刘瑞丽说,家暴除了是指肢体行为和语言上的暴力,还包括不沟通和不关心的“冷暴力”。“有些受害者长期被配偶冷淡对待,尝试跟配偶沟通却不得要领,配偶一直漠不关心,这种冷漠对待其中一方的不平衡关係,是造成另一方精神伤害的冷暴力。”社工杨美燕披露,家暴还包括性暴力,若丈夫强迫妻子与他进行性行为,或是侵犯和伤害妻子的身体,那也是家暴。“此外,若丈夫控制妻子的行动和行蹤,如把妻子锁在家里,阻止她见亲友,或在大庭广众侮辱妻子,使妻子的社交受影响,这就是社交管制的家暴。还有,若丈夫威胁要伤害或绑架妻儿,或以自杀威胁对方就範,这也是家暴。”她说,若丈夫对妻子施予财务上的“虐待”,如强制在职妻子把薪资存入丈夫的户口、强制妻子赚钱给丈夫花费、或是滥用妻子的名义向银行或大耳窿借钱,造成妻子面对财务困扰等,都属家暴。她们都认为,受害者在遭遇家暴时应主动向外求助,包括向妇女醒觉中心或警方投报,以免情况恶性循环。上一代家暴严重影响下一代社工杨美燕说,一般人对施暴者的刻板印象是“施暴者都是失业、不务正业、没有钱、没有成就或是低下阶层的人。其实,成功人士、中上阶级、有钱有地位的人都可能是施暴者。”施暴者会对配偶或家庭成员施予暴力,主要因素包括拥有权力与控制欲、家庭因素、社会因素和心理因素。刘瑞丽指出,“权力与控制”因素乃是施暴者认为自己是家庭的决策者或支配者,自我中心感很强,忽略他人感受,因此,常以暴力控制家庭成员。“例如,当妻子询问丈夫问题或是反驳丈夫时,为夫者会认为权威被挑战,继而向妻子施暴。有些施暴者会用语言侮辱受害者,如辱骂妻子藉此贬低受害者的价值和自尊。”杨美燕说,社会因素也是造成家暴的因素之一,施暴者和受害者或存有“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施暴者认为女人的地位卑微,女人应服从男人,继而形成“权力与控制”的观念。“当妻子无法服从意愿,而他欲掌控家中权力时,就会造成关係不平衡,继而发生家暴。许多女性之所以成为受害者,往往因为长期被灌输‘男尊女卑’的社会价值观,导致她们默默忍受且没有求助。”她披露,祖父母或父母之间的相处模式亦是引发家暴的因素。因为家暴对儿童的影响深远,受害儿童在成年后可能成为施暴者或受害者。“有些男性因从小在充斥暴力的家庭长大,成年后沿袭暴力行为成为施暴者。有些女性则从小在父权家庭中成长,加上媒体和影视作品不时灌输‘男尊女卑’的观念,使得她们间接接受‘父权观念’,造成成年后对有暴力倾向的丈夫默默忍受。”此外,施暴者的心理问题,如人格偏差导致的偏差行为,例如撒谎、情绪波动大、滥用毒品和酒精等,也是引起家暴的因素。受害者多忍受逾5年才求助杨美燕说,一般人总认为家暴只会发生在教育程度较低、收入较低或是没有收入的妇女身上,其实,家暴可能发生在任何妇女身上。过去,前来中心求助的受害者确实是家庭主妇,或是教育程度中学学历以下的妇女佔多数,但近年来,中心也接获许多受高等教育并有工作和收入的职业妇女求助,显见职业妇女遭家暴的比率有增加的趋势。“我从过去的案例中发现,许多遭受家暴的妇女常是忍受5年以上才求助,有些妇女更是忍受了10年。因为许多妇女对家暴有迷思,导致她们不愿求助。有些妇女在遭遇家暴后,只对身处远方的朋友提及,却不愿向身边亲友或妇女醒觉中心求助,因为她们还没有準备好要离开施暴者和脱离家暴的环境。”她披露,妇女没有报警和求助,也是因为她们认为“自己做错才会被暴力对待”,或是认为“这是命,自己不值得获得帮助”。这些妇女的自我价值观偏低且缺乏自信,并有错误迷思,使她们一直深陷在家暴的困境。“有些个案是在未婚前已被另一半殴打,但她们却因为‘他结婚后会改变’的迷思,造成在婚后继续成为受害者。”她说,有些受害妇女会选择向远方朋友倾诉,因为她们担心若向身边亲友倾诉,后者会叫她们离开施暴者,但实际上,她们因习惯原有生活而不想离开,所以选择忍受,即使过程中受伤,她们只是自行买药涂伤口或到诊所就医。“有些受害妇女会到政府医院求医,但只接受医疗援助,拒绝到反家暴中心接受心理辅导,护理人员唯有尊重受害者的意愿。”怕离婚 拒求助杨美燕披露,有些妇女存有“离婚让人蒙羞”的错误观念。“她们担心一旦报警或向妇女醒觉中心求助,很可能导致离婚,让她羞于面对家人或朋友,于是不敢对外界揭露情况。还有妇女担心离婚后,配偶会中断提供经济支助,因此,她们宁可一再忍受被施暴。”她说,有些妇女不想离开配偶和离婚,则是因为她们想给孩子完整的家庭,但却忽略暴力的家庭会造成孩子心理问题。“孩子在家暴问题的家庭中成长,成年后或会沦为施暴者或受害者。”丈夫认错妻心软刘瑞丽说,许多受害妇女忍受长达5年以上才对外求助,因为家暴循环模式会随着时间流逝只剩下暴力,人的忍受能力有限,当受害者忍无可忍时就会对外求助。“家暴的循环模式包括紧张期、暴力期和蜜月期。‘紧张期’是指施暴者生气并开始对受害者有肢体和语言暴力。‘暴力期’是指施暴者侵犯受害者,使受害者承受身体和精神伤害。‘蜜月期’则是指施暴者向受害者道歉,答应不再施暴。如此的模式会一直重複。许多妇女会因为丈夫承诺不再施暴而深陷在恶性循环中。日复一日,直到‘暴力期’时,受害者才会求助。”她披露,妇女忍受多年对外求助时,一般会出现两种情况,即她们会自我退缩,一直认为是自己做错事而犹豫不决。另一种情况是,她们会一直重複说出遭遇的问题,情绪波动很大,但不敢改变,或对未来没有明确打算。“由于这些个案忍受多年后才求助,使得她们的自我价值感偏低并常自我怀疑,因此,她们需要许多社工和身边的亲友肯定价值,告诉她们‘不是你的错’,她们才有勇气摆脱阴霾。”她说,社工会协助受害者分析情况,并提供意见参考,然后详细说明她们所作的决定带来的影响,但最后的选择权归于受害者。此外,杨美燕说,受害者身边的亲友或邻居也可以不批判不质疑的态度陪伴和聆听受害者,在受害者述说不幸的遭遇时,用同理的态度陪伴,那幺,受害者或会因此主动向妇女醒觉中心求助。“受害者的邻居若能提高警觉,也将有助制止家暴,每当听见受害者家里传来殴打的声音时,邻居应报警,或提供受害者警方和妇女醒觉中心的电话号码,提醒对方遭到家暴时拨电求助。”妇女醒觉中心(Women's Centre For Change,WCC)网站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